您当前的位置 :全讯网导航 > 新闻焦点  www.848.com·独家专访丨施瓦辛格:“我老了,但不过时”
关键词:

www.848.com·独家专访丨施瓦辛格:“我老了,但不过时”

全讯网导航      2020-01-11 15:53:52  

www.848.com·独家专访丨施瓦辛格:“我老了,但不过时”

www.848.com,《终结者:黑暗命运》上映4天,票房只收2.12亿。不论排片还是上座率,都被《少年的你》碾压。

尽管影片掀起了一波回忆杀,但对于投资近2亿美元的大片来说,这样的市场表现,确实不理想。

有人说,片子差是因为主演施瓦辛格太老了,甚至断定《终结者:黑暗命运》是他一次全面失败的复出。

《终结者:黑暗命运》剧照

把一部影片的好坏,让一个演员来承担,显然是不公平的。尤其是已经出道49年,先后征服体坛、影坛、政坛的神话施瓦辛格。

不过,《终结者:黑暗命运》的出现,也让我们不禁对施瓦辛格产生好奇。

一个当年风头正劲的健美先生,为何转战好莱坞做演员?在做演员的巅峰期,又为何毅然决然要从政?再度回归影坛后,72岁的施瓦辛格又是否适应当下的行业生态?《终结者》系列对自己的意义是什么?

带着这些疑问,时光网独家采访了施瓦辛格,试图找到答案。

时光网独家专访施瓦辛格

时间回到1984年,具有划时代意义的科幻动作电影《终结者》在这年上映,影片让37岁的奥地利移民阿诺·施瓦辛格摘掉了健美冠军的“外行人”标签,第一次跻身好莱坞电影巨星之列。

在之后的25年里,施瓦辛格变成一个全世界家喻户晓的名字。即便是远在大洋彼岸的中国,也有数不清的影迷将他视作银幕硬汉的代言人。

《终结者》中的施瓦辛格

他成了电影史上时代最伟大的动作明星,他是第二位当选美国加州州长的好莱坞演员。健身、从影、从政、回归影坛,施瓦辛格和终结者机器人一样,无所不能,无法阻挡,永不停息。

2015年, 68岁的施瓦辛格在《终结者:创世纪》里说:“我老了,但不过时”。

2019年,72岁的施瓦辛格在《终结者:黑暗命运》里说:“我不会回来了”。他随手拿起黑色墨镜又放下,仿佛要跟自己最经典的角色告别。

超长待机的施瓦辛格,这次真的会彻底退休吗?

施瓦辛格在《终结者》中的经典造型

时隔四年,代表《终结者》再度来华的施瓦辛格须发斑白,比银幕上少了些冷酷,多了份慈祥。采访间里,他说起工作立马神采奕奕。

卸任州长后,他在南加州大学创建了一个施瓦辛格研究院,继续研究国家政策、基础设施、移民改革、环境问题,医保问题。“但这些都不能阻止我拍戏,我什么都能做,我可以健身,宣传健身,宣传环境问题,可以拍电影,可以经营我的研究院。”

“我不知道有什么能阻止我拍戏,因为除了政治外我已经没有别的兴趣了”。电影里的终结者都过上了归隐田园的小日子,可扮演他的施瓦辛格依旧是当年那个充满斗志的工作狂。

《终结者:黑暗命运》剧照

超长待机的银幕英雄

70岁高龄的施瓦辛格去年经历过一场心脏手术,没想到术后几个月就迅速恢复战斗力进组拍戏。今年五月在非洲出席活动时他被熊孩子偷袭,背后遭遇暴力飞踹仅仅让他微微踉跄一下,站姿依然稳若泰山,而偷袭者却摔了个四脚朝天。

施瓦辛格被熊孩子偷袭

无论在银幕内外,施瓦辛格都是打不倒的铁骨硬汉。这与他的健美运动员出身,以及多年来高度自律的生活习惯分不开。

热爱健身的施瓦辛格

在那个根本不存在健身房的年代,生于二战后普通奥地利家庭的少年施瓦辛格突然迷上健身。他将卧室墙上贴满自己崇拜的健身选手海报,这种举动吓坏了妈妈,令她对儿子的性取向一度产生怀疑。

施瓦辛格20岁时就获得了环球健美先生与奥林匹克先生荣誉,在健美领域声名鹊起。也就在这一年,他与健美界的传奇人物雷格·帕克结识,帕克成为了他的良师益友。

年轻时的施瓦辛格

在帕克的帮助下,施瓦辛格21岁移居美国继续健美事业。初到美国的10年间,他先后赢得多次宇宙先生、世界先生、奥林匹克先生荣誉。直到今天,美国俄亥俄州还会每年举行“阿诺竞赛”来致敬这位健美运动历史上最伟大的选手之一。

巅峰时期的施瓦辛格体重106公斤、胸围145厘米、腰围86厘米、大腿围56厘米、小腿围46厘米、肱二头肌56厘米,能够举起超过300公斤的重物。

施瓦辛格健身照

施瓦辛格并不满足于征服健美世界,他开始寻找职业生涯的下一个挑战。“寻思这事的时候,我刚巧就看了一部克林特·伊斯特伍德的电影,我对自己说,这事你也能干。”从那时起,演员梦在施瓦辛格的心里扎下根。

健美明星的名号让施瓦辛格没怎么费劲就得到了出演首部电影《大力神在纽约》的机会,在影片中扮演大力神赫拉克勒斯。这个角色几乎是为他量身定做的,以他的健美体型与浑身肌肉,在镜头前诠释这位魁梧古希腊半神再合适不过。

《大力神在纽约》剧照

闯荡好莱坞的头十年里,他发现当演员可比拿健身冠军难多了。由于许多制片方顾忌他的外国人身份和过于突出的身材,施瓦辛格没有混出多大的名堂。

1982年,施瓦辛格终于等到自己的成名作《野蛮人柯南》。在这部古装史诗动作片当中,他不仅演出了神话英雄的无穷魅力,影片中表现的幽默感也大受观众欢迎。

《野蛮人柯南》剧照

凭借古装片名声鹊起的施瓦辛格,随后遇上了改变他电影生涯的伯乐——天才导演詹姆斯·卡梅隆。短短几年时间里,施瓦辛格转型成功,他与卡神先后合作的《终结者》系列与《真实的谎言》,奠定了他不可撼动好莱坞动作巨星地位,成为代表美国的银幕英雄。

健美大块头逆袭好莱坞

功成名就的施瓦辛格没有忘记自己一路走来都有贵人相助。

“我最骄傲的事就是在顾及自己的同时也能够去照顾他人。要知道你的成功也是源自于别人的帮助,因此你有责任去帮助其他人。所以,我总是在想,我要怎么去帮助别人?”

早年的施瓦辛格,利用自己在健身界的名气去帮助推广特奥会。“那些喜欢我的残障儿童。他们看到了我照片里的样子,我就去鼓励他们,帮助他们训练,激励他们去投身运动,训练自己擅长的项目。像举重等各种体育项目都被纳入了特奥会。”

施瓦辛格与中国特奥小选手

成为电影明星之后,施瓦辛格在1990年就职小布什总统任期内的总统下属健康与运动委员会主席。

“因为这份工作我能够走遍联邦五十个州,向孩子们宣传健康与运动的重要性,确保每一个学校都有合格的体育教育课程和项目。我还用了自己的名气去推广课后教育课程,给那些因为家长工作繁忙无暇兼顾的学生们提供课外所需的辅导和支持,帮助他们解决作业难题,让他们在放学后也能够得到必要的照顾。”

施瓦辛格宣传照

90年代末,施瓦辛格的找到了新的职业目标,一个更好回馈社会的机会。“我觉得我爱上政治的原因就是可以为公众去服务,为大家做些什么”,于是拍完《终结者3》过后,施瓦辛格摇身一变从好莱坞跃入政坛。

政治是施瓦辛格一辈子绕不开的话题。他的父亲古斯塔夫·施瓦辛格当年是奥地利的地方警察局长,在二战期间加入过纳粹党。施瓦辛格始终不支持父亲的政治主张,他还专门研究了父亲的战时纪录,结果发现他父亲没有犯下过任何战争罪。

阿诺·施瓦辛格在1986年与著名电视记者、美国前总统约翰·f·肯尼迪的外甥女玛利亚·施莱沃结婚,两人育有四个子女、

施瓦辛格一家

他认为自己一直都被政治包围,“我妻子就是一位肯尼迪家族成员,政治是他们家的主要话题。而且我很在意,自己不应该只做利己的事情,也应该去做利他的事情。”

2003年,施瓦辛格竞选加州州长获得成功。2006年的大选中,他再度高票击败对手获得连任,任期直至2011年初。银幕上多次拯救世界之后,施瓦辛格在现实生活中也担负起了拯救好莱坞的重任。

玛利亚·施莱沃陪伴丈夫竞争州长

毋庸置疑,州长的工作比当演员的难度要大得多,赢得数千万选民信任票的施瓦辛格不敢怠慢。

“当州长,是一个更严肃的情况。工作更加紧张。你需要肩负更多的责任,因为你可承担不起做错事的后果。在电影行业里,如果一部影片反响不太好,你还可以翻篇去拍下一部。但是在政界,如果有什么事出问题了,你会影响到一大波人。所以你的身份不仅仅是一位政客,而是一位公仆,为公民服务,你要把这一点记在心里,你要保证自己能做到这一点。”

施瓦辛格

在施瓦辛格为时七年半的加州州长任期内,这位明星州长做出过许多“英雄举措”。他将任职州长的所有薪酬全部捐给慈善机构,用以提高下属员工的工资。金融危机之后,大量剧组迫于税收压力纷纷逃离加州,施瓦辛格接连施行优惠方案,保住大批“离家出走”的剧组。

最让施瓦辛格骄傲的是,他将自己对环保的重视付诸实践,签署一系列环保法案,管控工厂温室气体排放、普及太阳能屋顶、推行使用可再生能源供电、增强海洋保护区,将加州变成了一个 “绿色经济州”。

奥巴马与施瓦辛格

2011年,施瓦辛格正式卸任加州州长。可他的政治硬汉童话却没能像电影那样拥有完美结局。

他可以在银幕上拯救全人类,却未能实现承诺选民的解决财政问题,这让加州经济在金融危机之中越陷越深。在此期间,加州政府的赤字问题日益严重,身为州长的施瓦辛格备受媒体与民众炮轰。导致他的民调支持率在卸任时狂跌至23%,支持他的民众不足巅峰时期的1/3。

卸任州长的同时,施瓦辛格“顾家好男人”的形象也随之崩塌。他和妻子长达25年的婚姻宣告终结,导火索则是他在十多年前曾与管家偷情并生下私生子。

施瓦辛格一家

走下完美硬汉神坛

真英雄不是看他能打败多少对手,而要看他如何应对自己的失败。完美硬汉的童话破灭后,施瓦辛格重整旗鼓高调宣告回归影坛。

2013年,施瓦辛格回归演员身份的首部作品《背水一战》上映。施瓦辛格开着他的m47私家坦克霸气现身发布会,向世人宣告他的字典里没有“退休”二字。

施瓦辛格与他的私家坦克

这辆坦克是他年轻时在奥地利军队服役时的座驾,奥地利将它作为礼物送给了施瓦辛格。“我现在会开着它在加州的农场转悠。我唯一会花不该花的钱,就是花在这个大家伙身上了……说实话,也不能讲是乱花钱。我是说,这钱是我自己赚的,我配得上这份收入,我应该换种说法。这份开销是我少有的大手大脚花钱,超过了平时生活花费的水平。”

施瓦辛格与他的私家坦克

卸任州长八年多,施瓦辛格又马不停蹄的连拍了十多部电影,其中包括与史泰龙合作的《敢死队》与《金蝉脱壳》系列。

同为80、90年代好莱坞硬汉明星代表,施瓦辛格与史泰龙在年轻时彼此竞争,两人之间的气氛非常紧张。“我们相互讨厌了对方20年,其实这也从另一方面显示,一个好的敌人是很难找到的。所以最终我们感到非常幸运,也开始慢慢欣赏对方。”

施瓦辛格与史泰龙

多年对手成好友后,施瓦辛格近日频频与史泰龙上演隔空“互怼”好戏,帮忙推广史泰龙的新片。“我们完全可以继续合作,没问题,因为我很欣赏他,他是一个很棒的演员、编剧和制片人,而且也是个顾家的好男人,也是一个好朋友,我很喜欢和他在一起,当他的朋友,也很喜欢和他合作电影。”

施瓦辛格说他想一直演到九十岁,现在距离这个息影目标还有18年,未来还有很多作品等待他去完成。

时光网

独家对话阿诺·施瓦辛格

时光网独家对话施瓦辛格视频

时光网:这是你第五次饰演终结者,除此之外,你还有其他想要回归的经典角色吗?

施瓦辛格:我想再拍一部《双胞胎》(龙兄鼠弟),拍一部续集叫《三胞胎》,由丹尼德维托、我还有艾迪墨菲来演三胞胎,我们正在筹划,剧本已经快写完了,未来也许能看到这部电影。

时光网:你和史泰龙的关系非常好,接下来有没有计划和他继续合作?

施瓦辛格:我们已经合作过好几部电影了,包括《敢死队》系列和《金蝉脱壳》系列,我们完全可以继续合作,没问题。因为我很欣赏他,他是一个很棒的演员、编剧和制片人,而且也是个顾家的好男人,也是一个好朋友,我很喜欢和他在一起,当他的朋友,也很喜欢和他合作电影。

施瓦辛格与史泰龙

时光网:电影当中的t-800达成任务之后,退隐田园了,过上了安逸的家庭生活。你觉得你有一天会退出好莱坞,远离演艺圈吗?如果有这么一天的话,你理想的退休生活是怎样的?

施瓦辛格:我曾经因为当加州州长而一度息影,我当了七年州长,期间没有接一部电影,当州长责任重大,这是我做过最棒的工作。卸任之后我又重回影坛,我也不知道还有什么能阻止我拍戏,因为除了政治外我已经没有别的兴趣了。

我依然在参政,我在南加州大学创建了一个施瓦辛格研究院,研究政策、基础设施、移民改革、环境问题,医保问题,但这些都不能阻止我拍戏,我什么都能做,我可以健身,宣传健身,宣传环境问题,可以拍电影,可以经营我的研究院,我们什么都能做。

时光网:你在各大社交媒体平台都很活跃,特别是中国非常火的抖音,是谁介绍你接触抖音的?你喜不喜欢刷抖音?

施瓦辛格:我已经七十二岁了,我并不了解各种最新科技或者社交媒体,我有朋友和员工帮助我运营这些平台,这些都是他们帮我运营的。

施瓦辛格现在是tik tok(抖音短视频国际版)红人

时光网:你怎么看待社交媒体的好处和坏处?

施瓦辛格:社交媒体会被滥用,这是它的坏处,但是现在你能通过社交媒体和粉丝直接交流,这是一大创举,因为在过去,你要宣传什么东西只能求媒体,如果媒体拒绝,那你也没办法,除非他喜欢,他才会宣传。

其实,现在也是一样,拿健身为例,如果你要把一档健身节目卖给某家电视网,他们可以接受也可以拒绝,但是今天他们拒绝的话,对我来说没有意义,因为我可以直接在社交媒体上放出我的节目,依然能有数以百万计的人能看到,而且你看到的是最原汁原味的直播,而不是经过剪辑的版本,所以社交媒体有很多好处,当然也有坏处,但是我觉得不重要,因为它的好处实在是太棒了。

时光网:你会不会担心科技会发展成《终结者》电影里那个样子?

施瓦辛格:不,你要知道,不管是什么东西,如果你用错了地方,那它就不好了,一切都是如此,钱也是这样,有钱当然好了,但是如果你把钱用在错误的地方,或者你花的比赚得多,那你就犯了大错。

社交媒体也是一样,如果你滥用社交媒体,如果你用它干坏事,那就会出问题,最重要的是我们要注意是否把它用在正道上。

施瓦辛格与机器人自拍

时光网:是什么吸引你走上表演道路的?

施瓦辛格:在成为健美冠军之后,我开始思索职业剩下的下一个挑战应该是什么。寻思这事的时候,我刚巧就看了一部克林特·伊斯特伍德的电影,我对自己说,这事你也能干。我的事业就是从那一刻起发生了改变。

时光网:在电影系列里反复扮演一个角色,这对你来说是一个挑战呢,还是个有趣的事情?

施瓦辛格:既是挑战也很好玩。尤其是《终结者》,因为在这个系列的每部电影里,我的角色其实都不太一样,有时候他是个好人,有时候是反派,虽然是续集也有新花样。

时光网:有哪部电影是你一直以来都很喜爱的吗?

施瓦辛格:有的,《卡萨布兰卡》是我的最爱。不同电影类型里,我都有最喜欢的作品。比如传记电影我最爱《莫扎特传》,冒险类电影我喜欢《et外星人》等等。

《卡萨布兰卡》剧照

时光网:是什么吸引你从政的?

施瓦辛格:当我停止电影事业成为州长的时候,我觉得我爱上政治的原因是可以为公众去服务,为大家做些什么。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我一直都被政治包围,我的妻子就是一位肯尼迪家族成员(施瓦辛格前妻玛丽亚·施赖弗的舅舅是美国前总统约翰·f·肯尼迪),政治是他们家的主要话题。而且我很在意,自己不应该只做利己的事情,也应该去做利他的事情。

时光网:当演员和当州长的差别有多大?

施瓦辛格:当演员做表演你是在努力娱乐他人,当州长你是在努力解决别人的问题。这是严肃得多的事情,因为你是在代表4000万人。你代表的州相当于是全球第五大经济体。

所以做州长很复杂,因为加利福尼亚是个大熔炉,这里是世界上信仰、种族融合度最高的地方,有来自全世界不同国籍背景的最有趣的人。我们加利福尼亚是全球最多元的经济体。所以非常复杂,但加州人自我调节出了和谐的生活状态,可以当世界其他地方的榜样。

所以在这样的情况下,当州长是一个更严肃的情况。工作更加紧张。你需要肩负更多的责任,因为你可承担不起做错事的后果。在电影行业里,如果一部影片反响不太好,你还可以翻篇去拍下一部。但是在政治界,如果有什么事出问题了,你会影响到一大波人。所以你的身份不仅仅是一位政客,而是一位公仆,为公民服务,你要把这一点记在心里,你要保证自己能做到这一点。

从政时期的施瓦辛格

时光网:当你从政客回归演员身份,感觉怎样?

施瓦辛格:说实话不是很大的改变,因为这不过是继续我喜欢做,但是当州长时无法分身去做的事情而已。

时光网:你怎么看待成名,如何应对名人效应?

施瓦辛格:我喜欢出名。我喜欢当名人这个概念,因为它意味着你必须每天都去工作,让人们看到你在做什么。大家欣赏你的工作,让世界了解你的工作,然后他们变成你的粉丝。名气越大,责任就越大,因为你可以利用自己的名气去做好事,也可能去做坏事。我永远在努力利用我在电影里、在健身界、在政坛的名气去做些好事。

早年的时候,我用自己在健身界的名气去帮助推广特奥会,帮助那些喜欢我的残障儿童。他们看到了我照片里的样子,我就去鼓励他们,帮助他们训练,激励他们去投身运动,训练自己擅长的项目。像举重等各种体育项目都被纳入了特奥会。

施瓦辛格鼓励残障儿童投身运动

或者就像因为我的名望,我在1990年成为了小布什总统任期内的总统下属健康与运动委员会主席,因为这份工作我能够走遍联邦五十个州,向孩子们宣传健康与运动的重要性,确保每一个学校都有合格的体育教育课程和项目。我还用了自己的名气去推广课后教育课程,给那些因为家长工作繁忙无暇兼顾的学生们提供课外所需的辅导和支持,帮助他们解决作业难题,让他们在放学后也能够得到必要的照顾。

所以我觉得,当你用你所有的名气去做好事的时候,你就能够制造非常大的影响。我当然也用我的名气去竞选了加州州长,虽然我是个共和党人,但我依然能被一个民主党派占多数的州选为州长。

能有这种结果,绝对跟我是个明星有关系。所以你必须要用自己的名声去做些好事,那么名人就是好的,就是有益的。很多娱乐明星们,还有很多名人,他们有点挥霍浪费了自己的名气,用这份人气去做了负面的事情。

施瓦辛格

时光网:社交媒体在你生活中有怎样的地位?

施瓦辛格:是的,我确实使用社交媒体进行交流。举个例子,如果我想跨过选举区的麻烦,媒体对这类事情从来都不感兴趣,因为他们也不是很了解这套操作是什么。

因为这是很无趣的内容,还得费劲给人们去解释很多事情。所以,通过社交媒体,我们就能突破这一点,直接跟大众对话,让人们参与进来。记住,最重要的是人民的力量,而不是政治的力量。所以我们利用大众的力量,去掀动了一场抛弃选举区的运动。我还能传递环保讯息,如果我想号召大家参与到环境保护当中,我们就可以利用社交媒体。

甚至还可以通过社交媒体来聊电影,或者推广项目等等。举个最近的例子,我在社交平台上说了自己和约翰·米利厄斯相识的故事,他是第一部《野蛮人柯南》的导演,他也是最出色的编剧之一,我说起也许能够用他写的一个剧本再拍一部《野蛮人柯南》电影。接着成千上万的人在社交平台上发表了看法,跟我交流:“这太棒了!阿诺。我想看你再演一次柯南。”这就是你跟粉丝保持沟通的方式。这就是你和大众沟通的方式。所以社交媒体已经成了一种非常非常加分的工具。

当然这不代表社交媒体就能取代媒体的作用。我一直觉得媒体是非常重要的存在,而社交媒体是个媒体补充。

时光网:你还有其他艺术才华或者爱好吗?

施瓦辛格:是的,我很喜欢画画。我经常画,大部分是画我的孩子们,大部分是为我家人画的,或者是用来做慈善拍卖,给学生们的课后辅导项目募捐。还有给残奥会这些机构的。所以,我喜欢画画这个爱好,可能是大部分人不知道的秘密。

施瓦辛格画画

时光网:那你准备开画展吗?

施瓦辛格:恩,如果开的话一定告诉你。

时光网:你闲暇时光最喜欢做什么?

施瓦辛格:我会说下棋。我爱下国际象棋。

时光网:你最奢侈的爱好是什么?

施瓦辛格:也许是我的车吧。我喜欢军用卡车。我会反反复复去修车,重新改装它们。我还有奥地利送的一辆军用坦克。那是一辆美式坦克,m47型号的,是我以前在奥地利军队服役时开过的。现在会开着它在加州的melody农场转悠。我唯一会花不该花的钱,就是花在这个大家伙身上了……说实话,也不能讲是乱花钱。我是说,这钱是我自己赚的,我配得上这份收入,我应该换种说法。这份开销是我少有的大手大脚花钱,超过了平时生活花费的水平。还有就是,我会收集艺术品,我热爱艺术。

喜欢开车的施瓦辛格

时光网:你家的收藏品多吗?

施瓦辛格:我收藏了很多擅长画运动员的画家作品,比如勒罗伊·尼曼。还有很多安迪·沃霍尔、杰米·魏斯、米洛、夏加尔这些画家的原作。我收藏的艺术家作品类型很广,不仅是画作,还有雕塑等等,也会收藏。我还有好几件罗丹的作品。所以我就是喜欢看这些艺术品出现在眼前。

时光网:你最珍视的职业是什么?

施瓦辛格:最珍视的职业?我得说是公共安全和教育。我觉得所有的警官们,fbi探员们,还有其他那些保障我们安全的人们。我真的很珍视这些人。

当然,还有军人。尽管外面有不少人说自己才是让这个国家伟大的人,但是我认为,军队才是让我们的国家变成今天这样的原因。因为如果在过去的200年间,我们的军人无法保卫国家的话,我们早就一无所有了。所以我把国家的许多成功归功于军队与执法部门。当然,他们也会犯错。但不代表我刚才说的是错的。总体来看,我觉得这个国家之所以能有今天成就,是因为我们是安全的,我们是被保护着的,这一切都是他们的功劳。

再有就是,一个人永远不应该忘记那些老师们,他们正在教育着不只是全加州,还有全美国数以百万计的孩子们。所以,教育在我眼里是另一份非常、非常崇高的职业。但是,我把政客这个行当看的很低微。

施瓦辛格

时光网:你最骄傲的成就是什么?

施瓦辛格:我觉得,最骄傲的事情就是,我感觉自己实现了一种平衡,在顾及自己的同时也能够去顾及他人。因为我觉得这一点非常重要,你要知道自己的成功也是源自于别人的帮助,因此你有责任去帮助其他人。

所以,我总是在想,我要怎么去帮助别人?我要怎么做,才能去帮助那些教育项目,或者特奥会运动员,或是政治议题,我总在思索怎么去解决我们现有的移民问题。不管是什么,是飞到世界各地去慰问军队,或者去给大家表演。我觉得自己已经找到了这种平衡点,所以我非常自豪。我能够像那些给了我无限激励的人一样,给别人带去灵感。

时光网:你的人生座右铭是?

施瓦辛格:求知若渴,做个有用的人。

说说你对施瓦辛格印象最深的一刻吧~

—end—

中东小霸王摩拳擦掌:空军大搞一项特殊训练 目标直指俄叙联军
新闻
推荐
Copyright 2018-2019 mbaschweiz.com 全讯网导航 Inc. All Rights Reserved.